当前位置: 一起学习网 > 学习电脑 > 网络安全 > 正文

致我们那些年一起漂流过的瓶友

  一天晚上我突然收到由公众号发布的一则公告,内容是自11月30日起下线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的相关服务,其原因是有大部分用户投诉和媒体报道,发现有用户利用漂流瓶发送一些不利于少儿健康的内容和骚扰信息,这样的事实确实让人瞠目结舌。
漂流瓶
 
 

  目前微信及QQ邮箱的漂流瓶功能入口仍然存在,但已无法捞到其他用户所扔出的瓶子,只能捞到海星、螃蟹和鱼。

  漂流瓶最早是QQ邮箱2010年9月上线的一个小应用,在那个社交匮乏,陌生人社交领域还是蓝海的时期,不少“上网冲浪”的80、90后用户都有瓶子里塞入自己的心事,收获陌生人善意的经历。

  它无疑也是张小龙的骄傲。张小龙在进入腾讯以后负责的产品是QQ邮箱,这对于打造了Foxmail的他来说本应驾轻就熟,但在当时却遭受了重大挫折。在QQ邮箱起死回生的重要节点,漂流瓶起到了不容忽视的功劳,也成了最受欢迎的功能:写一段自己想说的话,然后匿名发送给一个陌生人,收到的人可以进行回应,或者再次把它丢到海里。

  这让一个用于工作的邮箱有了社交功能,用“行话”来说,非即时的通讯功能满足了人们对倾诉和匿名社交的需求。

  一年后的2011年,张小龙开发出微信,也把漂流瓶的功能带了过去。在微信发展的早期,除了“漂流瓶”以外,包括“摇一摇”,和后来推出的“附近的人”,都是微信获取用户的利器。

  然而,尽管产品初衷是好的,某些机制上的漏洞还是导致其长期被不法分子利用,传播违法内容,违法收取费用,甚至形成了一条灰色的产业链。

  漂流瓶里的“色情秘密”和“特殊工作”

  腾讯对漂流瓶功能的暂停、整治,其实并非毫无征兆。几天前,中国青年报的一组报道,揭开了这样一个“地下世界”的一角。

  以微信“漂流瓶”为例,按照规则,每个微信号每天有20次“捡瓶子”的机会,捡到瓶子的几率不超过五成,大约每20次能捡到5~8个瓶子。

  瓶子里到底有什么呢?

罪恶

  有人做了个测试,使用男性性别微信号,连续4天一共捡了25个瓶子,其中有7个瓶子中包含色情信息,通过扫码入群,违规商户鼓励群友拉好友入群以“免费看片”,为传播带来了裂变效果。同时,这些群也会提供付费色情影片。

  也有色情广告群在发展到一定规模时,转而改为“赌博群”,用于另一种非法运营。

  这些群的寿命通常因举报而短暂,所以“群秘”经常会发新群二维码,转移阵地。

  另一方面,为了“发展生意”,一些中介公司还在网络上发展出一套成熟的“抛漂流瓶”兼职培训系统,其中不少参与应聘的人都是在校大学生。

  据调查,这些“发广告”的兼职工作常藏于各种以找兼职为由建立的微信和QQ群中。

  应聘者需将微信账号的性别改为女性,在晚上10点开始“扔瓶子”,并根据一份经过特别筛选,充满性暗示的“漂流瓶高回复话术”来和陌生人打招呼,再抛出相应超链接和入群二维码。

  比如“老公都出差3个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喝醉了,还得自己回家”“听说在漂流瓶可以找到老公”等。这些话术大多数都是具有“性暗示”的暧昧语言。

  这份“攻略”上还写道:“你可以拒绝这些话,但是请你不要拒绝金钱,这些话术仅供参考,完全可以自己发挥。”

  就和在色情群里一样,兼职群的管理员同样鼓励在职兼职去“拉下线”:每支付给下线的0.11元,拉新的上线将获得提成4分钱,能“躺着挣钱”。

  而这个产业链的发展,除了是网络色情的需求外,还有违法成本低的因素。管理者们常对兼职说,即便是被举报,最坏的情况也只是禁用漂流瓶功能,不会被封禁账号。

  利用“漂流瓶”犯罪案件频发

  有媒体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微信”“淫秽色情视频”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共有67条结果。其中2015年8个案件,2016年20个案件,2017年24个案件。其中,以“漂流瓶”“淫秽”为关键词查询则有9条结果。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5年6月至9月间,出生于1987年的安徽省庐江县人庞某某利用注册的4个微信号,以投放微信“漂流瓶”方式对外宣传销售色情视频。

  他通过微信红包支付的方式,以每1至3部视频1元的价格向购买者收取费用,共计销售色情视频文件74个。经庐江县公安局鉴定,该74个色情视频文件均为淫秽物品。

  2016年10月,法院判决显示,庞某某犯传播淫秽物品罪,判处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看完这些报道我还能依稀记得高中那会儿流行漂流瓶,那时候好多人都会扔一个出去,还有可能结交一个不错的朋友,现在的漂流瓶……不忍直视,好几年都不玩了。怎么走着走着就变质了呢,看来以后再也不能说出那句:拉黑吧,有事漂流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