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起学习网 > 阅读中心 > 观后感 > 正文

赤峰博物馆观后感红山文化

赤峰博物馆观后感红山文化篇一:观赤峰博物馆 感悟红山文化

观赤峰博物馆 感悟红山文化

赤峰博物馆展陈设以历史脉络为主线、精品文物为脊梁、景观复原及多媒体手段为亮点,着重突出博物馆突出历史文化,打造精品文物展览,从赤峰历史发展漫漫长河中撷取四个精彩时段,再现了赤峰历史的辉煌:日出红山———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古韵青铜———以夏家店上、下层文化为代表的北方草原青铜文化;契丹王朝———系统阐释赤峰地区的契丹文化;黄金长河———赤峰地区金、元至清代的文物及民族风情。博物馆分为四个展厅,陈列风格分割对立统一,又各具特色,展览手段丰富,展线合理流畅。

在解说员的引导下,走进一楼展厅“日出红山”,了解赤峰地区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新石器时期文化,以及原始农业出现龙凤崇拜、原始宗教和祖先崇拜出现的玉文化。其中一件叫“C型玉雕龙”的展品,它积龙头、蛇身、猪鼻、马鬃毛四种动物于一体,雕刻十分精美,尤其是身体中部有个小孔,只要用线穿过小孔后悬空,龙头、蛇尾就会呈现在一条水平线上。

接着来到二楼的“古韵青铜”展厅,了解赤峰地区以夏家店文化为代表的北方草原青铜文化。夏家店文化以精美的彩绘陶器和繁缛的纹饰、青铜礼器、兵器、车马具及独具特色的青铜器上的动物纹饰而著称于世。

随后步入“草原帝国”展厅,这个展厅系统阐释赤峰地区的契丹文化,即10至12世纪的北中国历史,英雄的契丹人纵横驰骋,开疆拓土和中原宋朝分庭抗礼,成为草原上第一个封建大帝国的过程,在北中国开始一场文明的洗礼。

最后进到展示赤峰地区金、元至清代的文物及民族风情的 “黄金长河”展厅, 在这里仿佛看到了千百年前,蒙古民族热爱生活,创造财富,积淀文化,向往未来的民族文化和习惯;仿佛又听到了塞外铁马嘶鸣,弓箭飞响的热血战场。

当我拂去历史的尘埃,怀着对赤峰先人的聪明和智慧以及蒙古族人建立起辉煌文明的赞美的同时,更为先祖们给中国乃至世界历史文明做出了不朽的贡献,给世人留下了大量丰富而珍贵的文化遗产而感慨。

赤峰博物馆观后感红山文化篇二:赤峰市博物馆讲解词

赤峰博物馆基本陈列讲解词

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美丽的塞外城市—赤峰,欢迎您参观赤峰博物馆。

赤峰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南屏燕山,北依大兴安岭余脉,东临松辽平原,所辖七旗(克什克腾旗、阿鲁科尔沁旗、巴林左旗、巴林右旗、喀喇沁旗、翁牛特旗、敖汉旗),二县(林西县、宁城县),三个区(红山区、松山区、元宝山区),总面积90021平方公里,总人口470余万,全市共有30个民族,蒙古族人口80余万人,是一个以蒙古族为自治民族,以汉族为多数的多民族聚居地区,“赤峰”因红山区城东北有一座高746米赭红色花岗岩的山峰(蒙语为乌兰哈达,译为红色的山峰),由此而得名。

赤峰市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沃土,在这片横亘内蒙古高原的广袤大地上,被喻为祖母河的西拉沐沦河和老哈河纵横其间,赤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中华民族重要的发祥地之一。考古证明,早在距今一万年以前赤峰地区就有人类生存,勤劳智慧的赤峰先民们创造了具有时代特点和独具特色的辉煌璀灿的远古文化,多年来赤峰地区一系列惊人的考古发现及大量的北方文化研究成果,证明了赤峰地区的古代历史文化,对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对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形成,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最终定型,起着十分重要的特殊作用和深远的重大影响。著名的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对赤峰的历史文化进行长期大量的研究后曾得出如下结论“就中华文化、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发展而言,赤峰地区是国内最早发生文明因素的地区之一”。一万年以前,已开始了农业革命,即“自然经济向生产经济的过渡”,“如果说黄河是母亲河,那么西拉沐沦河就是祖母河”。著名的考古学家张忠培说:“就一个地区而言,赤峰是考古学文化发现和命名最多的地区”。

赤峰市是历史上各时期文化遗存类别较全的文物大市之一,据1989年全市文物普查资料显示,全市已发现各类文化遗存6800余处,约占内蒙古自治区的47%以上,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6处,全市文物5万余件。赤峰市以独具特色的新时器时代“红山诸文化”、北方草原青铜文化、契丹—辽文化、蒙元文化著称于世,吸引着众多中外学者和文物爱好者纷纷踏至而来,赤峰市已成为研究红山文化、契丹辽文化的中心和基地。下面让我们了解一下赤峰博物馆:赤峰博物馆位于赤峰市红山区新华路中段红旗广场北侧,始建于1987年,占地面积3400平方米,建筑面积6800平方米,高48米,博物馆的外形为仿古楼阁式建筑,主体分三层,塔楼四层,一楼大厅顶部为仿穹窿顶,塔楼四角攒尖,飞檐均饰黄色琉璃瓦,整个建筑具有浓郁的古典建筑特点和民族风格。

赤峰博物馆一楼大厅为专题展厅,面积2400平方米,每年举办书法、篆刻、摄影等专题展览,是对广大人民群众和大、中小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是丰富人民群众精神生活的家园。二、三楼为文物基本陈列展厅,共有四个基本陈列,展示了赤峰历史上的四大辉煌时期,第一展厅为《文明之光》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中华文明曙光—红山文化系列展,第二展厅为《青铜文化》夏家店上、下层文化—战国时期,第三展厅为《草原帝国》契丹—辽文化,第四展厅为《黄金长河》蒙元时期的历史。赤峰博物馆馆藏文物1万余件,展出文物600余件组。下面让我们走进第一展厅,了解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历史。

文 明 之 光

新石器时代中华文明的曙光—红山文化系列展

《文明之光》展示的是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和命名的6种文化,从距今9000年至5000年,有小河西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富河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

化,6种文化揭示了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的深刻内涵,说明了赤峰地区近万年以来先民所创造的古代文明曾很长时期走在时代的前列,并且自成体系,时空框架已经形成,赤峰地区成为独具特色的史前文化区,著名的红山文化已经闪烁出文明的曙光。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赤峰新石器时代文化分布范围是以西拉沐沦河和老哈河流域为中心,周围辐射20万平方公里,包括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辽宁、河北及北京地区。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具有以下特点:

(一)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系列的发现表明,西拉沐沦河和老哈河流域从上万年开始,连续不断的远古文化系列,其历史与黄河、长江流域发现的史前文化一样悠久或更早,是中华古文化的主根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北方文化的源头,是文明因素出现最早的地区之一,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

(二)聚落遗址发达。聚落的存在与发展,是人类社会由低级迈向高级的必经之路,8000年前兴隆洼环壕聚落开始,逐渐孕育出灿烂的红山文化,红山文化坛、庙、冢的出现,标志着出现了超越原始氏族的社会组织,由古文化迈入古国文明时期,成为国家产生的最直接的基石,通过考古研究史前聚落形态,对探索该区史前社会组织结构变化,阐明辽西地区中国文明起源进程起到重要的作用和深远的影响。

(三)中华龙文化的源头。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中华民族的形象和精神以龙为象征。以兴隆洼文化遗址中随葬猪开始,表明猪在当时人们心目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由于农业的发展,驯化、饲养猪成为可能,猪给人们提供充足鲜活的肉食来源,当时人们不仅食猪,而且还把猪作为灵物来崇拜,到赵宝沟文化时,猪首蛇身灵物图案开始出现。表明由实物崇拜向图案化变化,最终形成了红山文化的玉龙形象,并且猪龙的形象一经定型,便与玉文化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三星塔拉发现的玉龙则已成为抽象的图案。这里龙的形成,经过最初的实物崇拜到抽象图案的出现,最终向抽象化发展,并初步完成和确定了史前龙形象的演变和定型,猪龙的形象不论写实还是变为抽象,其含义是已不再停留于自然猪本身上,而是被赋予了神圣意义,实际上,是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形象作为一种文化和氏族的象征。

赤峰地区的新石器时代诸考古学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出现关于龙的文化内容最早,龙文化一经产生,便出现强大的生命力,四处传播,并对后世产生极大的影响,最终成为整个民族的象征。

(四)新石器时代北方玉文化中心。我国新石器时代,存在着两个玉文化中心,一是南方的良诸文化,一个是北方的红山文化,红山文化玉器造型独特,工艺精湛,已成为我国古代北方地区独立的玉器系统。早在兴隆洼文化时期,便出现了软玉制作的玉器,这是中国迄今为止最早的磨制玉器,是红山文化玉器的源头,兴隆洼文化玉器的发现把中国真玉器的使用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

(五)原始农业出现最早的地区之一。西拉沐沦河流域是原始农业出现最早的地区之一,早在兴隆洼时期,农业便已出现大型松土工具石锄及粮食加工工具,石磨盘、磨棒的发现,证明了兴隆洼文化的农业已有一定规模,到了赵宝沟文化时期,大量石耜的出现,说明已经开始大面积的耜耕农业,所以赤峰地区原始农业最初出现时间应当在兴隆洼文化之前,著名的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曾说过:“一万年前赤峰出现了一场革命,农业产生了”。正因为这里原始农业出现的早,因此这里的古文化才闪烁出灿烂的光芒。

(六)原始祖先崇拜最早的地区之一。早在8000年前,西拉沐沦河上游的史前文化中便出现了以祖先崇拜为主的原始崇拜,当时的人们认为其氏族是源于一位女性的祖先,因而把女性怀孕的形象雕凿于石头之上进行崇拜,祈求氏族的繁衍和壮大,赤峰地区出土十几件石雕、陶塑女性像,说明这时的最初女性祖先崇拜发展成为女性天神崇拜,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原始宗教,说明赤峰是最早出现原始宗教的地区,对于研究古代原始宗教思想的产生及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赤峰市出土的石雕像和陶塑像填补过去缺少早期雕塑人像作品的空白,是

极其珍贵的史前的人像雕塑作品,在我国及世界雕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下面请看赤峰地区地形地貌图。

一.小河西文化 距今9000—8500年

1987年发现于敖汉旗木头营子乡小河西村而得名,这是迄今发现最早的东北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文化。小河西文化迄今仅发掘了3处遗址,有敖汉旗西梁、榆树山、翁牛特旗大新井遗址,出土文物300余件,有陶、骨、石器等。还发现了中国东北地区最早陶塑人面像,高5厘米左右,是祭祀或崇拜之用。

小河西文化原始房址偏小,房屋为半地穴式。小河西文化的陶器制作比较粗糙,陶胎和底部都很厚,器表没有任何纹饰,称之为“素面陶”,小河西最典型的石器包括中间有钻孔的大石器和中间有凹痕的小石器,造型奇特罕见,从石器来看小河西已经掌握石器的打磨技术。

1998年文博工作者在文物普查中在喀喇沁旗牛营子镇马架子村发现了大型的小河西聚落遗址,小河西文化的发现为东北亚地区史前文化交流提供了新的线索,是继著名的红山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的重大考古发现,对完善中国东北地区史前年代谱系,细化并向前推进该地区史前年代谱系具有重要意义,马架子村遗址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兴隆洼文化 距今8150—7350年

兴隆洼文化位于赤峰市敖汉旗宝国吐乡兴隆洼村,地处大凌河支流牤牛河上游右岸—东西向低丘岗地上,总面积达6万平方米,1982年全市文物普查工作中发现,从1983年开始至199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内蒙队队长杨虎先生主持发掘,对兴隆洼遗址进行了7个年度的发掘,共发掘面积3.5万平方米,170余座长方形半地穴式房址,30余座居窒墓,400多个窖穴、灰坑。一条直径1.60—1.83米的近椭圆形聚落围壕,整个聚落是一个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这时至少出现了家庭、家族、氏族三级社会组织。兴隆洼遗址被评为199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八五”期间被评为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被评为二十世纪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1996年12月被国家文物局晋升为国家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目前挖掘面积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大型聚落遗址,被誉为“中华远古第一村”。

请看兴隆洼遗址热气球航拍图照片和根据考古发掘复原的房屋模型。

1. 房址:兴隆洼房址排列整齐有序,为长方形圆角半地穴式建筑,最大的两间房址位于聚落中心部位,面积达140余平方米,应是氏族集会的地方,一般房址为50—80平方米,兴隆洼文化聚落是经过周密规划、布局,统一营建的,中国的建筑规划可上溯到8000年。

2. 居室墓:在史前考古学文化研究中,埋葬习俗占重要的地位,是探寻原始宗教思想的窗口,而居室墓这种特殊的埋葬习俗具有特殊意义,兴隆洼居室墓有30余座,就是把死者埋葬在住屋内,居室墓在房屋内位置比较有规律,墓坑紧依房址的一侧穴壁或与穴壁略有距离,但均大体和穴壁保持平行,葬式均为单人葬,多仰身直肢葬,居室墓内大多数有随葬品,有陶、石、骨、玉、牙、蚌器等,如:M117出土一对玉玦分别佩戴在墓主人左右耳部。下面请看展橱里面的M118墓葬模型,M118位于F180北侧中段,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主人仰身直肢,人骨右侧有两具完整的猪骨架,占据墓底的一半位置,猪四腿均有被捆绑痕迹,经检定墓主人为男性,猪为野猪,一雌一雄,随葬品较为丰富有陶、石、骨、蚌、玉器等五大类,其中小石叶最多达715片,这种人猪同穴的埋藏习俗,既体现出对于祖先灵魂的祭祀,也是对猪灵魂的祭祀,是祭祖活动与祭祀猪活动相结合二为一的真实见证。中国文字是象形字,“家”上面宝盖代表房子,下面“豕” 即猪,殷墟甲骨文中“家”字表现的更直白,代表房子的围栏中,画有一头猪。有房子有猪才称其为家,可见猪在古代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兴隆洼居室墓和特殊的埋葬习俗应与当时人的祭祀活动有关,墓主人因生前地位或

死后因特殊原因而被埋入室内,死的成为生者崇拜、祭祀的对象,生死不分离,以其获取多种超自然的力量,保佑人口兴旺与经济活动成功。在兴隆洼遗址居住面上发现有大量鹿、猪等动物的骨骼,可能是人们重要的食物来源,说明了狩猎经济在当时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祈求狩猎成功因而成为兴隆洼先民的宗教典礼的主要内容之一。

3. 陶器:兴隆洼文化陶器均为夹砂灰陶,颜色为灰褐或黄褐色,胎厚,质地疏松,烧制火候不高,器表颜色不均,器形单一,大口、斜腹或直腹以及束颈、弧腹占绝大多数,陶器均为手制,多采用泥圈套接法,小型器物用手直接捏塑而成,器表多满施纹饰,以压印纹为主,呈横向分段排列。

4. 经济形态:从出土的生产工具来看,有非常典型掘土工具,还有磨盘、磨棒,兴隆沟遗址发现碳化粟和黍说明当时的经济形态是以采集狩猎为主兼有农业,兴隆沟窖穴发现的粟和黍,是已知北方最早人工栽培的农作物。

5. 环境气候:从出土的花粉孢子测定,当时植被覆盖率达到98%,当时雨水充沛,气候 湿润属暖温带,年平均降水量达500毫米,最低温度为–11℃到–13℃,是当时非常适合人类生存的环境。

6. 玉器:兴隆洼除石器、骨器外,还发现磨制玉器有玉玦、匕形器、管状器、斧、锛等, 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磨制玉器,是红山文化玉器的源头。它把中国真玉器的使用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

7. 兴隆洼文化分布范围:内蒙古的东南部、辽宁省西部、河北北部。

8. 兴隆洼典型遗址有:辽宁阜新查海遗址、林西白音长汗遗址、敖汉兴隆沟遗址、北城子遗址等。

9.兴隆沟遗址:位于敖汉旗东部,距兴隆洼遗址西北13公里,地处大凌河支流上游右岸。 兴隆沟分三个地点,分别属兴隆洼文化、红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聚落。总面积5万平方米,已实测房址151座,2001年—200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第一工作队对兴隆沟进行了三次发掘,该遗址相当于兴隆洼文化中期,已发掘房址37座,居室墓26座,灰坑50余座,出土器物有陶、石、骨、玉、蚌器和动物骨骼等,兴隆沟遗址在房屋形制、聚落布局、居室墓、经济形态、原始宗教信仰、环境、考古等方面取得重大成就,对西辽河文明起源及早期社会发展进程研究,东北亚地区史前文化交流等均有推动作用。

10. 白音长汗遗址:白音长汗遗址位于林西县双井店乡,1988年至1989年内蒙古自治区 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其进行2次清理发掘工作,面积2(原文来自:wWW.jiAosHilM.cOm 教师联盟网:赤峰博物馆观后感红山文化)500平方米,房址27座,灰坑22座,墓葬7座,聚落围沟一条,出土遗物有陶、石、玉、骨、蚌器等,包括生产工具和装饰品300多件,其中细石器数量较多。分别属于兴隆洼、赵宝沟、红山、小河沿等几种不同类型考古学文化遗址,而以兴隆洼遗址最为丰富,分南北相邻两处聚落,都具有一定规模。遗址发现赵宝沟文化房址叠压在红山文化房址之下,从地层学上证明了赵宝沟文化和红山文化的早晚关系。

11. 敖汉北城子遗址:北城子遗址总面积6万平方米。东西长150米,南北宽400米,房址为214座,并且有环壕,属兴隆洼文化早期阶段,是目前我国北方及东北地区所发现面积最大、房址最多的大型聚落中心,此遗址尚未正式发掘。

12. 石雕人像:在白音长汗F19中发现栽立屋中间的石雕人像,展橱中石雕人像发现于林西西山,相继在我市北部旗县发现十几件石、陶雕塑像,这些石雕、陶塑像均为女性,被雕成裸体、丰乳、膨腹的孕妇形象,并着力表现腹部以上,石像栽在一个固定的地点,进行祖先和生殖崇拜,以祈求部落的繁衍和氏族的壮大。早在史前氏族社会,人们便对氏族自身的产生开始追寻,这实际上是在当时情况下对人类生命起源的一种简单的探索方式,而这一问题的解决与孕妇分不开,孕妇生产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在原始社会却有着重大意义,女性

作为一个生命的个体,生产着男人和女人,实行着人口增长—即再生产,这种不断的生殖,便使氏族延续不断壮大,尽管男人在人的生产上也起着不可缺少的作用,但由于父体作用不立刻凸显性,以及当时婚姻形式造成的父体的难以确认性,男性的作用也显得模糊,而女性的怀孕期则是漫长而明显的,到最后受到阵痛磨难生产出新的生命,生命的再生完全体现在孕妇身上,同时在史前人来看,孕妇生小孩是极其神秘的事情,孕妇被看作神灵,与鬼魂世界息息相通,并且有着保护氏族等超自然力量,所以史前人对生殖现象十分敬畏、重视,对现实生活中生殖现象观察与认识对史前人探寻氏族起源之谜有启发,由此使史前人联想到氏族或更大范围内人们生存群体,也是由一个女性祖先繁衍而来的,也就是说史前人由生殖现象的观察思考而产生了对远古祖先概念上的认识,并开始对祖先进行尊崇,而在对女性祖先的确定及崇拜上,就在于她繁衍生产出一群人、一个氏族,甚至更大,因此祖先和生殖密不可分。赤峰地区发现距今8000年前的石雕陶塑人像系列,是迄今为止国内发现最早,最集中的一批史前石雕陶塑人像作品,它填补了我国过去缺少早期史前石雕像的空白,同时以其纯朴的写实风格及造型特点,形成了特有的区域风格,使赤峰成为具有世界性的史前女性石雕像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中国史前史及雕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赤峰地区发现的陶塑人像同凌河流域发现的红山文化晚期发达的陶(泥)塑女神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发展演变脉络,使西辽河流域成为中国史前文化中祖先崇拜出现最早并延续发展的地区,对于研究我国史前社会原始宗教的产生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三.赵宝沟文化 距今7150—6420年

赵宝沟文化位于赤峰市敖汉旗高家窝铺乡赵宝沟村,1982年文物普查中发现,1984到198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对敖汉小山遗址进行发掘,一种新的文化类型被分辨出来,1986年中科院又对赵宝沟一号遗址进行发掘,将这一文化正式命名。赵宝沟文化总面积9万平方米,发掘2000平方米,房址17座,出土了陶器、石器、蚌器、骨器等,陶器以筒形罐、椭圆底形罐、尊形器、钵和碗为多,陶质多夹砂褐陶,也有黄褐、红褐色,陶器均为手制,主要纹饰有拟象动物纹、抽象几何纹和“之”字纹,生产工具中石器以打制石器为主,兼有磨制和细石器,最典型的是耜和斧、石刀、磨盘、磨棒等,典型遗址有敖汉的小山、烧锅地、南台地等。

1. 房址:赵宝沟遗址特征表明,该聚落内两个不同的血亲集团,通过婚姻关系构成,房址平面呈方形或正方形,也有梯形,皆为半地穴式成排分布,面积有大、小之分。石耜、斧、

石刀、磨棒大量使用,说明农业经济占有主要地位,赵宝沟生产工具比兴隆洼文化更先进。

2. 尊形器:是赵宝沟的典型陶器之一,目前发掘和采集有数十件器物,敛口或直口,长粗颈,扁圆腹,底部内凹,器表磨光后,在腹部多压印或刻划几何纹饰,有的尊形器腹部模印或刻划有繁缛的动物图案,特别是小山遗址中出土的猪龙、飞鹿、神鸟图案,对三种动物的头部处理采用写实与夸张相结合的手法,着重突出该动物最具特点的器官。这种巧妙的构思令人叹为观止,猪首蛇身尊形器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中华龙崇拜的实证之一。展橱展示的是一件鹿纹尊形器,腹部有两只鹿,也是首尾相衔,凌空翻飞,后部像鱼尾,尾上三角处有一半圆形图案,外围有一圈向心射线,有如一轮金光四射的太阳,在躯干和肢的部位,有精心刻划的细网格纹,两格之间仅一毫米,完全等距,十分精美让人叫绝,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说:“它不仅仅是刻划在陶器上的纹饰和图案,它是中国最早的透视画”。

3. 陶凤杯:2004年于翁牛特旗解放营子蛤蟆山出土,遗址中陶凤杯上的凤冠、翅、尾的造型与中华传统的“凤”颇为相似,已将凤的特征完全显现,这在史前文物中还是首次发现,被誉为“中华第一凤”。相传华夏族的祖先黄帝统一了黄河流域,黄帝打算创造一个统一的图腾,开始黄帝身边的谋臣建议不再搞新的图腾,理由是黄帝功德无量,就沿用黄帝部落的图腾统一天下,但黄帝不愿独断专行,由原来各部落各派一个代表,共同商议制定新的图腾。

赤峰博物馆观后感红山文化篇三:赤峰博物馆

赤峰博物馆

赤峰市博物馆位于赤峰市区文化广场的北侧,1959年成立昭乌达盟博物筹备处,1963年成立昭乌达盟文物工作站,1987年更名为赤峰市博物馆。赤峰市博物馆坐落在赤峰市中心城区文化广场的北端,建筑风格体现了东方古典建筑庄重典雅和现代建筑流畅简洁的完美结合。馆舍建筑面积6800平方米;馆藏文物1万余件,图书资料几千册。博物馆主要有文明之光、青铜时代、草原帝国三大展区。文明之光展区主要介绍赤峰地区新石器时代的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富河文化、小河沿文化的文物精品展。

1简介

赤峰市博物馆位于赤峰市区文化广场的北侧,始建于1987年,其建筑风格体现了东方古典建筑庄重典雅和现代建筑流畅简洁的完美结合。整个建筑由主楼和塔楼两部分构成,总高46米。主楼呈长方形,下托以古典式台座,台座周围施以勾云纹仿汉白玉栏杆,几十根通台柱拔地而起,直冲楼顶。主楼体雄伟庄严,在洁白的楼面上端,饰以剪边琉璃檐,白墙金瓦相互辉映。塔楼为四角三层攒尖顶亭台式建筑,重重飞檐凌空飞翘,崇楼巍阁直入云天。赤峰地区得天独厚的历史人文资源,为博物馆提供了数以万计的珍贵藏品。一些馆藏珍品还部参加过全国文物精品展览,多次赴日本、欧美等国家巡回展出,弘扬了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础之一。新赤峰博物馆昨天正式开工,市委书记杭桂林等领导参加了奠基仪式。

新建的赤峰博物馆位于赤峰新城区主干道锦山路与富河街交汇点西侧,南向毗邻沿河广场,东侧面对锡伯河,占地面积69.3亩,建筑面积26000平方米,计划总投资6220万元,其中国家补助4000万元,市政府拨款1000万元、文化部门自筹1220万元。

赤峰博物馆建筑总高度25.7米,建筑设计吸收了唐代、辽代建筑博大雄浑的建筑特色,建成后将成为具有赤峰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象征的标志性仿古园林式文化建筑。

赤峰博物馆内部设有博物馆、群艺馆、图书馆、市文化局机关办公区。建筑面积分别为11000平方米、5100平方米、6300平方米、1400平方米。

在设计基本理念上,博物馆突出历史文化,打造精品文物展览,从赤峰历史发展漫漫长河中撷取四个精彩时段,再现了赤峰历史的辉煌:日出红山———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古韵青铜———以夏家店上、下层文化为代表的北方草原青铜文化;契丹王朝———系统阐释赤峰地区的契丹文化;黄金长河———赤峰地区金、元至清代的文物及民族风情。四个基本陈列风格分割、对立统一,又各具特色,展线合理流畅。

为了展示我市悠久的历史文化,新馆在展览形式上以精品文物为主线,点面结合,展示最新的研究成果和考古发现资料,合理利用高科技展陈手段。共展出各类精品文物1400件(组),加入赤峰地区在2006年发掘的夏家店下层文化三座店山城遗址和2009年发掘的二道井子聚落遗址相关资料,采用景观再现复原乌兰布统古战场、东胡王射猎等场景,用幻影成像等多媒体手段表现辽宋澶渊之盟、辽代四时捺钵制度,增加钻木取火、魔幻翻书等观众互动项目。无论从内容和形式上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精品展馆。

目前,赤峰博物馆新馆已面向市民免费开放,在全区第六次精神文明建设经验交流会召开时,与会者可以通过馆内融合了声光电的先进展览设备,全方位、立体式地了解赤峰红山文化、青铜文化、契丹文化、蒙元文化四个文化时期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

2人物纪念

在赤峰博物馆二楼南侧回廊上,有一个特殊的角落,这里悬挂着一组人物照片,在统一的仿紫檀木镜框、淡绿色衬纸、浅粉色说明栏的装饰下,几个大大的黑白人像显得既庄重高雅又亲切感人。这是几位国内已故著名的考古学家的照片。这些考古学家在探索中华史前文明的过程中,都曾关注过赤峰这块大地;或曾对赤峰发现的史前文化有着深入的研究,给予高度

的评价;或曾长期在赤峰的土地上开展考古调查、考古发掘工作,发现并命名过考古学文化。他们有的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来到赤峰调查远古文化,揭开了研究这里史前文明的序幕,有的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还在开展着考古发掘工作,在这七十年的历程中,两代中国考古学者孜孜以求,最终建立起了赤峰地区考古学文化序列。正是由于他们的不懈探索,才推动了对赤峰地区史前文化研究的不断深入开展,从而确定了赤峰所在的西拉沐沦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其历史和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一样悠久,或者更久远。他们为中华文明探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赤峰博物馆的史前文化展厅里,展示着这些考古前辈的发现,从8000年前的兴隆洼文化开始,赵宝沟文化、富河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夏家店上下层文化,形成了一个连续不断的远古文化系列,向人们形象地述说着在赤峰这块土地上祖先们留下的文明履痕。在展示这些历史文化遗产的同时,我们更不能忘记这些研究者、发现者。因此,我们把这些已故的考古学家的照片高悬起来,缅怀他们的功绩,宣传他们的精神,让探索中华文明的步伐永不停息;让人们在了解中华文明的同时,感知着考古发现的艰辛、研究的艰难,对这些默默探索、无私奉献的学者们满怀崇敬之情。———这就是我们从2002年起作了这样一个长期陈列的真正意图所在。像赤峰博物馆这样宣传考古学家,在国内还是首例,赤博的这一角,已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