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起学习网 > 阅读中心 > 抒情散文 > 正文

赏析鲍尔吉原野的散文桑葚 重温童年记忆

  很多同学都养过蚕宝宝吧看着它们从一点点黑色小沙粒慢慢成长为又白又胖的蚕宝宝的再吐出晶莹剔透的丝线,真是一个奇妙的过程对不对?其实这样的感受不止你们有很多人都有,这甚至成为他们对童年的一段美好记忆。甚至为了它们到处搜索桑叶采摘桑葚与桑树结下了不解之缘对不对?
吃桑葚

  早上的风吹过桑树,桑叶沙沙作响,好像树上藏着好几百只蚕。桑叶翻转叶子,像两个人跳舞,女伴钻过与男伴拉手形成的拱门。叶子快要飞出去时,被叶柄拉回来,就像男伴用手把女伴拉回来。桑叶上没有蚕。桑叶跳舞的时候,蚕还在蚕房里睡觉。

  我几乎不愿把蚕当成虫子看,虽然它哪儿都像虫子,但它更像蚕。我见过的蚕比虫子们扭捏,这不因它有一些胖,虫子们都胖。蚕为着什么而扭捏呢?我想像所有的蚕身上都穿一件透明的、剪裁得体的丝绸睡衣,雍容地爬行。其实不能够叫睡衣,睡衣露不出蚕的一系列的脚,它只是披在蚕背上的一幅披巾,光滑冰凉,没有皱折。蚕的披巾是质量最好的丝绸,好到什么程度只有蚕知道。

  黎明时分,天空掀开夜的黑毡子,剩下一层蓝冰似的曙色,星星是蓝冰上的铜钉。冰随着天亮一点点化了,蓝色一点点衰减,只剩下白。天空在白天并不白,它蓝,只有在黎明前的片刻是白的,天空紧接着会掺入朝霞的红色桔色或什么色。天空在黎明前发呆的片刻,桑树的树干像天空一样白。那时候,我在新疆,我在内陆时间的五点钟起床跑步,喀什噶尔的夜比黑毛驴还要黑,跑着跑着,天亮了。天亮之前先有沙枣花的香味被风吹过来,这种香意味沉迷,天竟被如此浓烈的花香给熏亮了。星星、月亮、太阳、镰刀、羹匙、门环和茶杯都会被沙枣花熏得亮光闪闪。喀什的天亮跟我跑步可能也有一点关系。我在喀什人民广场跑4圈,每圈 800米。咣、咣、咣,广场上回响着我的跑步声。隔几分钟,毛泽东塑像下面跑过一个人,跑向西。过一会儿,又有一个人从毛泽东塑像下向西跑去,夜色稠密,看不清是谁,但我知道这都是我。之后,天才一点点亮起来,好看清谁在跑步。我每每在天亮时分见到桑树,阿热亚路边栽了一排桑树,树干如失血色那种苍白。我摸树干,粗糙的树皮把手心蹭的十分舒服。我的目光由树干一点点上移,有时在树叶上发现一只滚圆的小鸟,当地人叫它地雀,背和肚子黑白分明。更多时候,我的目光从树干升到树顶时,树叶里还能看到星星。铁匠的手指把塑料管子的嘴捏细,洒街。铁匠把打制的犁、窗子和刀摆在门口,桑树的树皮越来越白,星星散逸之后,只有桑树独自白净。桑树的叶子不多,在树上挂着,对蚕来说。它们是悬挂的面包和香肠。桑叶不须太多,够蚕吃就好了。况且,许多生长桑树的地方并不养蚕。如果我植桑树也不一定养蚕,假如喝醉了把蚕当成虫子扔掉,岂不可惜?

  我栽蚕树一定是因为桑椹。桑椹是桑树的鱼籽,它的汁液把人的牙和胃肠染上浪漫的紫色。小时候,我们吃桑椹的时候互相看牙。五分钱买的桑椹放在旧课本纸张做的漏斗型包装里,我们把一两颗桑椹扔进嘴里,紫汁把牙齿变成黑色,嘴唇深紫,嘴成了可怕的深洞。人带着这样的嘴打闹嘻笑是最有趣的,这时稍稍的有一点像妖精,小时候,我们都愿意变成妖精,。

  买桑椹的机会很少,因为没钱。我们去南山仰望那棵桑树。从春天,桑树的叶子刚刚冒出来,我们就去仰望。盼望它早点长出桑椹。夏天,桑椹羞怯地长出一点点,那是绿色的鱼籽,我们盼着它变紫。桑椹紫了,如枝头上的黑枣。我们踩着伙伴的肩膀,小心摘下紫桑椹,也就是一人一粒,其它的桑椹还青着。一棵桑椹足以把牙染得紫红,如嚼槟榔的人。我们有意让桑椹的紫汁留在牙上,从南山走到街里,尽情地笑,让别人知道我们是吃过桑椹的人。

  可是,蚕宝宝吃过桑椹吗?它沙沙地吃桑叶时为什么不尝尝桑椹?我想像蚕吃了桑椹之后变成了紫蚕,吐紫丝。紫,神秘、妖异、俗艳。一只俗艳的紫蚕吐出的紫丝织出的绸子有多么惊艳。像一千零一夜里公主的披肩。几年前,我经过一个村子,见桑树上的桑椹没人吃,掉在地上,被人踩瘪了,泥土开出一块块紫花。今夕何夕?桑椹掉地下被踩成泥却没人吃?我摘下桑椹吃了几粒,我想把所有的桑椹都吃完但吃不完,太多了。我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这棵桑树,因为没人吃它结的桑椹。

  赏析:你喜欢吃桑葚吗?此时正是采摘桑葚吃桑葚的季节,那酸甜酸甜的味道真的是童年回忆中的一模一样对不对?看完作者的文字我一边留着口水一遍重温童年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