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起学习网 > 语文学习 > 汉字演变 > 正文

“跨界”字 你学会了吗 请收藏

  中国汉字经历了数千年的演变形成了很多有趣的汉字结构,探究背后的深意有时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让你觉得原来语文除了感性还有趣味,但是这些趣味往往又含有一定的文学底蕴。比方,之前说的“颠倒词”“跨界字”……“跨界”难道除了跨界歌手,汉字还跨界?不急不急,跟着小编慢慢看——
跨界艺术
  小毛:我最近读了《荷塘月色》,发现朱自清先生的文采不一般。

  阿土:哦?

  小毛:里面不是有这样一句嘛:“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用耳朵听到的歌声来形容鼻子闻到的花香,实在太绝了!

  阿土:哈哈哈,你说得没错。其实,打通五官的本领并非文豪的独门绝技,也不只在文学作品里才有。不信的话,一起来看看下面的两组字词吧!

  光有“音”,声有“形”

  在赞美济南的冬天时,老舍先生说:“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咦?等等!“晴”有响声?天气好不好,莫非能用耳朵听出来?至于“响亮的天气”,也很让人费解。按理说,“响亮”应该是声音的尺度,绝没有拿它去丈量阳光的道理。难不成大作家也爱生造词语?

  这么说可冤枉老舍先生了。翻开词典,我们能在“响”字条下找到“响晴”(晴朗无云);不光是老舍这样的“老北京”,“老无锡”“老常州”也用“响亮”表示明亮、敞亮的意思,比如“房子蛮响亮”。其实仔细一琢磨,这些说法显得十分生动贴切——一束强光直直地照过来,晃得人睁不开眼,可不就像刺耳的声响穿透鼓膜嘛!

  换个角度,我们再来看看“响亮”的“亮”。毫无疑问,“亮”是视觉上的感受,但“分贝仪”上同样有它的位置:且不说“响亮”,“嘹亮”“洪亮”等形容声音的词语都少不了它“顶梁”。“亮堂”更是“身兼两职”:我们既可以说新建的商场“亮堂”,也可以夸某位歌手“嗓子亮堂”。

  耳鼻舌,不分家

  观察下面两个字,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闻 嗅

  从“门”里藏着“耳朵”,我们可以猜出“闻”字和听觉有关。没错,“闻”的本义就是“听见”。东晋时的祖逖和刘琨非常勤奋刻苦,半夜听到鸡叫就起床练习剑术,留下了“闻鸡起舞”的佳话。如今,人们通过报纸、电视和网络上的“新闻”,来了解世界各地发生的新鲜事。

  尽管“闻”和耳朵的“旧交情”一直没断,但它现在主要是鼻子的功能,同气味打交道的机会远比同声音的多。为什么“闻”能够从听觉领域转入嗅觉领域呢?或许,这是因为声音和气味非常相似——它俩都看不见、摸不着,都会扩散开来,也都能被我们的感官接收。如果说对于“闻”而言,“耳”还是名副其实的形旁,那么“口”和“嗅”的关系就真叫人摸不着头脑了——除非有特异功能,否则谁也不会张开嘴巴闻兰花的香气。其实,在语言王国里,嘴巴与鼻子、味觉与嗅觉之间的界限才没那么泾渭分明。就拿“味”字来说吧,它有滋味和气味两重含义;“味道”不但能用舌头品尝,还能被鼻子闻到。这样看来,“嗅”不归“鼻”管却投在“口”的门下,也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

  小毛:“感觉”真奇妙!我记得有人说过,“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比如,红属于“暖色”,蓝属于“冷色”;声音像地势一样“高”“低”起伏……

  阿土:不光如此,我们的眼、耳、舌、鼻、身彼此都相通,我们能看出人的个性是“方”是“圆”,是“厚”是“薄”;能摸到话里的“尖刺”(尖刻),觉出“热情”和“冷淡”;能辨别香臭——喜欢“香饽饽”,讨厌“臭架子”;还能品尝到各种滋味,高兴时“甜蜜”,难过时“心酸”,烦恼时“苦闷”……说到底,文章中因为有了这些“跨界”的感觉词才生动万分。

  名家名篇中的“跨界”艺术

  1.野,像是泼猴一样地调皮。不过如今我们都只有欣赏的份儿了,很难参加进去了,不过看着他们的背影,就好像在欣赏自己童年的背影,回味儿无穷,像是饮下了一杯酝酿了很久的美酒一样,在今年的今天终于一饮而尽,香味儿犹存。绵延起伏的雪山,多么地像是一座座冰城?竹林铺着棉被;麦地裹着棉被;松树带着手套;小河舔着麦芽糖;大地铺着地毯……又让人看不出生命的萧条,处处都是生命,无处没有生命。

  ——龙人《冬日絮语》

  2.等到月亮渐渐地圆了起来,它的形相也渐和善了,望前后的三天光景几乎是一位富翁的脸,难怪能够得到许多人的喜悦,可是总是有一股冷气,无论如何还是去不掉的。

  ——周作人《中秋的月亮》

  3.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郁达夫《故都的秋》

  4.桃花笑靥迎人,在溪边山脚,屋前篱落,浓淡得宜,疏密有致,尽你自在流连,尽情欣赏。不必像上海的摩登才子,老远地跑到香烟缭绕的龙华寺畔,向卖花孩子手中购取,装点风雅。

  冬眠的草木好梦初醒,抽芽,生叶,嫩绿新翠,妩媚得像初熟的少女,不似夏天的蓊蓊郁郁,少妇式的丰容盛髻。

  ——柯灵《故园春》
     小编整理的这些“跨界”字和“跨界”艺术你深谙其中的含义了吗?希望以后能将这样的艺术和手法运用到自己的作文中,那么小编相信这样会让你的作文增色不少,期盼大家好好学习,努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