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排行榜完本 - 一起学习
  • <legend id="aXTZV"></legend>
    <legend id="NeKci"></legend>
  • <legend id="K7dB1"></legend>

    提高英语听力理解能力

    2019-10-21 18:54:20 来源:一起学习网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提高英语听力理解能力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提高英语听力理解能力

    提高英语听力理解能力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进入神螺沟的森林,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看来只有把补给营扎在这里了,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但与狼群的遭遇,形成了潜在的威胁,留守的人少了可能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实在不想连累他人,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如果成功了,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第三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见到了宝顶佛光,更增添了他的信心。我们商量了很久,最后只好留下四名脚夫,看守牛马,他们人人都有猎枪,是打狼的好手,再给他们留下些炸药和雷管,有四个人应该就够了。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里面穿潜水服,外面罩冲锋衣,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运动步枪两只分别给了胖子和Shirley杨使用,我和彼得黄用霰弹枪,初一用猎枪,MI911除了阿香之外,人手一只,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整点完毕,便开拔出发。神螺沟冰川的门户,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都是四十度到六十度的之间的冰坡,抓住绳子,好像打滑梯一样下去就是了,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位置,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似乎不难下去,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就会把外面薄薄的冰壳压破,掉到下面去摔死。只有初一当年和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发现的一条狭窄的区域,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由初一打头,率先溜了下去,其余的人依次而下,很顺利的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林海雪山,茫茫无尽,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主体是古冰川,其中也有不少区域是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大小都有,全被森林分隔包围,冰漏、冰洞、冰沟以及大冰瀑,数不胜数,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谁也不要开枪,如果有野兽袭击,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边走边参照地形,研究妖塔可能所在的位置,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也许会留下些遗迹,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具体的位置,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

    责编:网络整理
    热门标签: 提高英语听力理解能力 儿童学英语书籍推荐 金水的英语 面试英语搞笑对话 现在学英语 博尔外语英语培训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