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

亚虎

当前位置:

亚虎

时间:2019-11-27 19:39:17出处:ybdd9西甲积分榜阅读(80147)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亚虎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亚虎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这张面具一般的巨脸足有脸盆大小,隐藏在山洞黑暗的溶洞中,看不到他的身体,手电的照明范围只能勉强照到对方的脸孔,那怪诞冷异的表情,与西周幽灵冢里的人面石椁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不是石头的雕刻,也不是什么画在墓道中的岩画,在我和胖子手电光柱的照射下,忽然产生了变化,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两只眼睛也同时合上,弯成了半圆形的缝,我这一生之中,从没见过这么诡异得难以形容的笑容。我跟胖子见了这张怪脸,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随即想到,大金牙哪去了?是否被这个长了鬼脸的家伙捉去了?还是已经死了?大金牙虽是个十足的奸商,但是并无大恶,况且同我们两人颇有渊源,总不能顾着自己逃命,就这么把他扔下不管。不管怎样,大金牙的失踪,肯定与这张突然出现的鬼脸有关系,说不定我们在冥殿中,那只大鹅不知去向,也是这家伙搞的鬼。我和胖子心念相同,同时抽出家伙,我一手拿手电筒,一手握着刀子,向那张鬼脸抢上几步,忽然听到脚下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漆黑的洞穴就象是个酒瓶子口,盗洞的截面就在瓶径的位置,那声音以及那张鬼气森森的“脸”,都在洞穴的深处,我用“狼眼”寻着声音的来源照射过去,所听到的古怪叫声,正是倒在地上的大金牙发出的,他横倒在洞穴中,被数条亮晶晶地白丝缠住手脚。喉咙上也被缠了一圈,勒住了脖子,虽然不至于窒息憋死,却已经无法言语。大金牙惊得面无人色,见我和胖子赶了过来,拼命张着大嘴想要呼救,奈何脖子被缠得甚紧,喉咙里直传出“噫噫啊啊”的声音。这声音混杂着大金牙的恐慌,简直就不象是人声,难怪听上去如此奇怪。我无暇细想大金牙究竟是怎么被搞成这个样子的,和胖子快步赶到近前,想去救助堪堪废命的大金牙,没想到这时头顶上悉悉唆唆一阵响动,大金牙突然身体腾在半空,象是被人提了起来。我急忙举起“狼眼”向山洞上边照去,手电筒的光柱正好照在那张怪模怪样的人脸上。它正悬在头顶,附视着我们冷笑,这张怪脸面部微微抽搐,每动一下,大金牙就被从地上拉起一块。我吃惊不小。这他娘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鬼脸高高地挂在洞穴上边,这处洞穴越往里边空间越大,此处虽然距离同盗洞交叉的地方不远,却已极高,上面漆黑一团,瞧不太清楚,我对胖子一挥手。胖子想都没想,便把工兵铲收起,用伞兵刀把缠在大金牙身上的粘丝挑断,横吊在半空中的大金牙身上得脱,掉在地上,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问道:“金爷,你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
作者:一起学习网

分享到:

上一篇:凯迪拉克

下一篇:沈腾耍大牌头像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